1. 首页 > 手游攻略

泰隆是诺克萨斯人吗 泰隆在诺克萨斯的地位

各位老铁们,大家好,今天由我来为大家分享泰隆是诺克萨斯人吗,以及lol泰隆是哪位英雄的相关问题知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如果可以帮助到大家,还望关注收藏下本站,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谢谢大家了哈,下面我们开始吧!

本文目录

  1. 英雄联盟:战争(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
  2. 英雄联盟杜卡奥是谁
  3. lol泰隆是哪位英雄

诺克萨斯很早就瞧不起这个古老落后的艾欧尼亚,想用战争机器来实现艾欧尼亚的城邦化。战争迅速爆发,席卷艾欧尼亚的各个村庄。

诺克萨斯高层雇佣了大量的祖安炼金术士,沃里克和他的徒弟辛吉德就在此列。沃里克调配的生化武器让艾欧尼亚的治愈师们束手无策。索拉卡在面对遭受生化武器制裁而满目疮痍的艾欧尼亚时,再也遏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以失去自己神格的代价将沃里克变成一个狼人。沃里克失去自我,变成了嗜血的怪物,最后被诺克萨斯收为战争机器。当时,辛吉德受到了惊吓,逃离了实验室。

当战火蔓延到无极剑圣易所在的村庄时,易和他的学徒用无极剑道狠狠地给诺克萨斯的军队上了一课。不过很快,诺克萨斯采用了老办法生化武器投掷。化学药剂让易的村庄变得千疮百孔,也让易得内心千疮百孔,易身心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用无极剑道复仇。

韦鲁斯是一个杰出的为自己自豪的艾欧尼亚战士,在一个神圣寺庙里守护着让艾欧尼亚人民畏惧的腐败深渊。诺克萨斯无情的铁蹄踏碎了韦鲁斯的骄傲和尊严,用战争告诉了这个普通战士他是多么的卑微。韦鲁斯为了得到力量复仇,毅然跳进腐败深渊。在深渊里,可怕的恶毒的能量磨灭着他的意识。漫长的煎熬中,韦鲁斯谨记着毁灭的誓言。当他成长为惩戒之箭后,他开始寻找那些杀害他家人的诺克萨斯战犯。

久攻不下不是诺克萨斯的作风,以前攻打德玛西亚时,几天至少也能掰下来光盾族的一颗牙,何况这只是落后的艾欧尼亚。诺克萨斯决定大规模投入祖安的生化武器,迅速解决战斗。这对于辛吉德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自从离开导师沃里克的实验室,他难以找到合适的实验对象,只好拿自己做了实验,并且后来热衷于用自己研发的化学试剂对艾欧尼亚进行侵扰,他认为这可是最好的实验对象。

锐雯从小坚守着自己独特的诺克萨斯信仰,那就是每一个平民都能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实力而平步青云。锐雯积极投入到侵略艾欧尼亚的战斗中,不过在战争中,她却迷茫疑惑了。战争不是光荣的决斗和公平的较量吗?疑惑让锐雯的剑有些迟缓。这显然是在战争中的找死行为,果不其然,锐雯被艾欧尼亚的军队包围了,只好请求支援。

在这份支援请求未送达时,搅屎棍辛吉德来了。辛吉德的误打误撞让锐雯的最后疑虑也消失了,她内心中的诺克萨斯信仰崩塌。她挥剑起舞,发出振奋人心的怒吼。这让她周围消沉的诺克萨斯士兵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很久很久以前的诺克萨斯信仰,士兵奋然抵抗艾欧尼亚的军队,活生生打出了一条口子,锐雯逃脱了。锐雯弄折了自己的剑,正如她抛弃了她以前旧的信仰,开始了流浪,在流浪中寻找自己的诺克萨斯之道。

战争从来不会可怜任何一个人,也不会成就任何一个人。时间过得很快,诺克萨斯的军队几乎快布满了整个艾欧尼亚。艾欧尼亚求救于新生的英雄联盟时,联盟并没有给予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战争机器来到艾瑞莉娅身边时,尚且年幼的艾瑞莉娅的父亲已经病逝多年,兄长泽洛斯也前往了德玛西亚有些年头了。饱受苦难的艾欧尼亚人眼带希望地望着这位俊美的少女。少女的剑术早到了随风皆呼吸的境界,可一个人的高超的剑术抵抗不了军队。

大地浸满了鲜血,艾瑞莉娅铠甲四裂,衣衫不整,但她依旧挥舞着父亲留下的巨剑。笨重的剑狂乱飞舞,仿佛蘸血即画。艾瑞莉娅的英勇抵抗震惊了杜·克卡奥将军(卡特琳娜的父亲),派了一个黑暗巫师偷袭艾瑞莉娅。艾瑞莉娅受到了巫师的诅咒,生命力不断地丢失,绝望的艾欧尼亚人准备向诺克萨斯投降。这时,索拉卡来了,她虽然已经失去了神格,但并没有失去那无与伦比的治愈魔法。她将艾瑞莉娅的灵魂稳定下来,同时这一举动似乎触动了巨剑的剑魂。艾瑞莉娅重拾巨剑,巨剑和她合为一体,轻灵的舞动和超强的杀伤力让诺克萨斯的士兵恐惧不已,连忙撤走。艾瑞莉娅此战后来不及成名远扬,被马上任命为艾欧尼亚护卫队队长,参与对诺克萨斯的全面反攻。

艾欧尼亚的长老会此时已经名存实亡,各个长老被分开,一直崇尚和平自由的长老们对战争毫无帮助。和平年间他们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能维护艾欧尼亚的治安,外敌入侵时,嘴皮子是最无用的。

卡尔玛成年以来,都是艾欧尼亚的精神领袖。她对腐于旧思想的长老们提出了公开的质疑。她认为武力才能免于人民受到暴行。可是腐朽的思想根深蒂固于卡尔玛所在的村庄中,卡尔玛决定牺牲自我来拯救众生。她燃烧自己的力量,灵火喷薄,缠绕成双龙,那真是艾欧尼亚的象征。“艾欧尼亚!”卡尔玛的话里充满着不可置疑的魔力,她深吸一口气,大声呼道:“不可侵犯!”

艾欧尼亚,潜龙之渊。策士统领斯维因在诺克萨斯将军级干部紧急会议中提出这样的一句话。艾欧尼亚的突然顽强抵抗,让诺克萨斯高层有些措手不及。此时,乐芙兰已经完全不理军事,在这样的会议上也没出席。负责此次会议的是诺克萨斯的大将军达克威尔大将军,面对斯维因提出的话,达克威尔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

达克威尔从一叠档案中抽出单薄的一页来,递给斯维因,并且说道:“斯维因将军,既然你如此对潜龙之渊感兴趣的话,那么我想倒是有一份任务适合你。”

斯维因接过任务单,表情不卑不亢,实质上没什么表情。任务单说的很明显,联盟准备讨伐深渊之龙纳什男爵,请诺克萨斯派人支援。看到这儿时,斯维因表情总算变化了一点儿,露出一些疑惑之态。

达克威尔看到斯维因的神情变化,心里颇有些嘲讽的意味,他说道:“联盟现在没空管艾欧尼亚的蠢事,和平组织有它更重要的任务。”达克威尔故意将“重要”二字咬得很重,他继续说道:“光盾族那群人也得去讨伐这条大虫。现在明白为什么我们要把目标死放在艾欧尼亚上了吗?”

斯维因抬起头来,神情严肃,大声说道:“是,感谢大将军指点!”

很明显,自古崇尚和平的艾欧尼亚的护卫队和自古崇尚战争的诺克萨斯的铁蹄军队不在一个水平上。艾欧尼亚的全面反抗收效甚微。战火持续到第三年,均衡教派的忍者们纷纷坐不住了,都来请示忍者大师也就是慎的父亲,希望能代表艾欧尼亚的一员出战,但忍者大师不为所动。凯南是好战派别的一员,他认为自己作为狂暴之心,代表着对不均衡的惩罚,应该出战,他找到阿卡丽,说明了自己的想法,阿卡丽对凯南的想法赞同。两个人一起找慎来商量此事。

慎却显得有些忧心忡忡,精神恍惚。阿卡丽和凯南知道,这是因为师弟劫的性子太沉不住气了,全然不像一个忍者,可是慎的父亲对劫的魔法天赋极为看重,一度的纵容。因此慎担心均衡教派未来的发展。慎听了阿卡丽和凯南的来意后,沉沉地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先行吧,父亲那边由我来说。我去不了了,我的仗在这里。”

两人走后,劫的举动更加的肆意妄为,屡次向慎提出挑战。慎在忍者大师的要求下推迟不过,只好应战。

劫的这次挑战不同以前,他这次要求在师兄弟的见证下完成这次挑战。慎同以前一样,出手就是一招影缚,限制住劫的一刹那,慎分明觉得什么落空了,但电光石火之间根本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慎收手一招魂佑,幕刃入鞘,动作行云流水。可是劫只是微微向后退了一小步,这一切就都躲开了。慎心中大惊,赶紧一招气合盾,不过为时已晚。劫的鬼斩诸刃瞬间破开慎的气合盾,直取慎的面门。千钧一发之际,忍者大师挥了挥袖子,中断了劫的魔法。

师兄弟们都为劫的胜利而祝贺劫,慎也对劫报以和蔼的微笑。而劫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大师随意挥袖中断他魔法的那一刻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这不是我的忍道,是别人的。”他心里反复默念道,对大师的憎恶慢慢上升,他没注意到,自己影子的嘴角咧着,就像在嘲笑。

第二天,师兄弟们都得知劫离开了均衡教派去参与反诺克萨斯战争了。只有慎从自己父亲那里得知,劫使用影子禁忌魔法躲开影缚的那一幕被父亲察觉到了。劫已经被父亲驱逐了出去

战争的最初的刹那是令人害怕的,可慢慢的,战争被人们认同了下来。如同吃饭喝水一般,战争或不可缺,只有偶尔在艾欧尼亚人民的梦中,那个曾经鸟语花香的岛屿才会昙花一现。

艾欧尼亚长老会的一次例会中,索拉卡提出,长老们必须分散到各地,和人民和护卫队呆在一起,而不是待在这里对浴血奋战的士兵夸夸其谈。长者们面面相觑,沉默不言。索拉卡见状,想说点什么,这时,一位长老站了起来,当着众长老颇有些“不雅”地扯下了自己的长袍,抽出了自己的佩剑,转身离开。

艾欧尼亚反抗诺克萨斯第四年零六天。这一天,艾欧尼亚长老会不复存在。这一天,艾欧尼亚全民皆兵。

亚索很尊敬来到他们剑术道场的这位长者。他深深地被长者的睿智从容所折服。而道场的管理者也就是亚索的师叔,安排他来守护这位长者。原因无他,只因亚索是唯一能掌握御风剑术的天才。这样一来,亚索有很多机会聆听长者的教诲。

“你握着风,就握着与凡人不同的责任。荣耀存于心,而非流于形。亚索你要记住了…”

嘹亮的警报声打断了长者的话。一只诺克萨斯小部队闯入了道场。亚索来不及向长者道别,一剑,一念,踏风而行,投入战斗。看着亚索的身影越行越远,长者露淡淡一笑:“出鞘吧,浪子。仁义道德,也是一种奢侈。”说完,长者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此剑之势,愈斩愈烈。云剑,挽剑,弹剑,奔月而去,踏燕归来。一时,道场里的人和诺克萨斯的士兵都看呆了,一干人静静地看着亚索的表演。仿佛世界里只留下了狂风,和那连绵不断的剑斩。

盛宴盛极,终了席散。狂风过后,即刻乌云。亚索守护的长者在亚索回来之前,已经断了气。亚索看到长者嘴角挂着的微笑,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为自己的擅离职守痛心疾首,甘愿用一生来偿还自己的罪责。

过了一会儿,护卫队赶到了道场,诺克萨斯的队伍连忙撤走了。亚索向自己的师叔自首,表示愿意承担罪责。“敢作敢当是好事呀,亚索。”他的师叔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愤怒,让亚索听了感到一阵恐慌。他师叔继续说道:“杀长老,背叛艾欧尼亚,亏你做的出来!”说完,他师叔迅速挥剑,要斩了亚索。亚索拔剑一挡,纵身往后一跃。

他环顾四周,曾经的同窗对他怒目而视。似乎在那些人眼里,剑客的尊严和荣耀似乎都被亚索一人毁尽了。亚索心中一寒,心里像被灌了几斤生铁。他无心恋战,飞快地逃离了道场。

远在他处,艾欧尼亚的一处密林之中,爆发出阵阵野兽的咆哮。这里前不久被诺克萨斯占领了,修建成了军队的临时指挥所,由达克威尔大将军的二世子掌管。慌张的守卫兵四散而逃,一部分人跑到指挥所里,向指挥官汇报至少有四种野兽袭击了这里。指挥官正在疑惧之中,突然,一只利爪撕开了他的面门。

乌迪尔没有忘记野兽的攻击方式,他将这些杂碎尽量撕得七零八碎,才前往了下一个地方。后来长达三个月之久,鸟儿都不敢在这片林中停歇。

三个月后的一天,一只看起来颇有灵性的狐狸来到了这里。狐狸发现了一个身着长袍的男人,这正是达克威尔大将军的第二个儿子。他凭借着父亲给的东西,被搅碎了面容也没有死透。不过当狐狸发现他时,他的最后一点生命力正在极速地流逝,他身边萦绕着一个渐渐衰灭的魔法盾。狐狸走近了他,一种无形的魔法纽带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舒缓的白光微微闪烁之后,狐狸发现她已经幻化成了人形。她的体型高挑自然,长长的双腿叠在一起。

狐狸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在逐渐适应了人类独特的直立行走后,她扯下一个士兵的衣物裹在身上,离开了这片密林。

艾欧人民陷入水深火热已经五年有余,德玛西亚官方再也坐不住了,决定出兵干扰诺克萨斯的侵略行为。

拉克丝出生于享有声望的冕卫家族,她独特的天赋能让她在显眼的角落里隐藏。德玛西亚军队招募训练她,并派遣拉克丝前往诺克萨斯城邦窃听情报。在诺克萨斯高级议会的密室中,她听到了来自卡特琳娜的一段描述:

我们在艾欧尼亚的诸多行为,完全是为了那里的人民着想。以目前该地区的经济状况来看,许多做事的方法不但老旧过时,更无法适应瓦罗兰大陆的剧烈变动。这些都是老一辈的责任,他们不愿意随着世界的齿轮一起前进发展,不愿意看到世界的步调超越他们的节奏。

很明显,诺克萨斯的几个老奸巨猾的领导者已经发现了隐藏着的拉克丝,他们任由拉克丝回去,带着荒谬的情报去侮辱嘉文二世那把老骨头。

嘉文二世虽然暮暮高年,但总是身先士卒。他下令德玛西亚远征军即刻出兵,随他前去,为艾欧尼亚讨回一个公道。然而就在远征军出发的第二天,一只巨大的蛇形生物袭击了宏伟屏障附近的德玛西亚人民。嘉文二世立马回兵,亲自带队,前去讨伐这只让德玛西亚人民蒙受苦难的生物。

这只巨大的蛇形生物,最早由战争学院的研究人员在暗影岛发现,并被命名为纳什男爵。战争学院之前做了两年的备战工作,准备讨伐纳什男爵。没想到它现在已经能离开暗影岛了。出乎意料的是,战争学院暂时放弃了对纳什男爵的讨伐,并将两年以来的备战资料无条件送给了德玛西亚,而且转身介入了诺克萨斯对艾欧尼亚的侵略战争。

诺克萨斯城邦,雷瑟守备最高指挥部办公室。

再繁冗的公文也让斯维因皱不起一丝眉头。他的亲兵德莱厄斯走进他的办公室,递上了一杯咖啡,斯维因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但德莱厄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斯维因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体格壮实,面容刚毅的士兵,问道:“德莱厄斯卫兵。有什么事吗?”

“斯维因将军,我有一个疑惑,希望您能解答。”德莱厄斯态度不卑不亢,很沉稳地回答道。

斯维因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再仔细瞧了一眼德莱厄斯。这个年轻的士兵让他想到了当年的自己。于是他说道:“可以。”

德莱厄斯放下自己背上的长斧,将它置在一边,又脱下自己的帽子,恭谨地站直了身,问道:“将军,为什么联盟的人会放弃对纳什男爵的讨伐?”

“你是因为我们不用出战而问的吗?”斯维因没有着急回答,反问德莱厄斯。

“不是的。我感觉联盟有什么阴谋。”德莱厄斯回答道。

斯维因逐渐对这个士兵有些赞赏之意了。他说道:“联盟正在下一盘大棋。联盟想用最少的代价来取得最大的影响力。因此战争学院的人在战争初期对艾欧尼亚不闻不问。巨大的蛇形生物,被冠名为纳什男爵,多好的新闻?而现在不同了,有光盾族的人兜着,联盟只需要做做样子就行了。同时,我们对艾欧的讨伐也出现了疲软期,联盟此时的介入不可不谓恰到好处。

“可联盟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眼皮底下。我们都不傻,不是吗?”

听到德莱厄斯的回应,斯维因脸上露出了少见的笑容。“正因为我们都不傻,德莱厄斯。联盟迟早会成为出头之鸟,这才是我们喜闻乐见。”他为德莱厄斯倒了一杯酒,说道:“这是诺克萨斯最烈的酒,我邀你一杯。德莱厄斯,我们一荣俱荣。”

而联盟这边,听说,战争学院高级议员瑞吉纳德·阿什拉姆只派了一个使者团三个代表前往诺克萨斯进行交涉,对诺克萨斯口诛笔伐。

图奇,这个来自祖安下水道里的瘟疫老鼠,很早就代表诺克萨斯阵营前往了战争学院。在战争学院里,他仍为自己的城邦利益着想。在听说联盟的举动后,图奇立刻给诺克萨斯的高层通风报信。达克威尔大将军并没有把这个存在不到二十年的英雄联盟放在眼里,不过他萌生了野心。他想通过震慑英雄联盟这样一个世界机构来震慑整个瓦罗兰大陆。

他下令派出最优秀的一批炼金术士和魔法师,调来诺克萨斯最精英的泣血部队,用示威的方式在城邦的外交部接待联盟的使者团。而斯维因和他的雷瑟守备军团却声称自己正积极准备讨伐纳什男爵而不能出席,于是达克威尔将这一重任交给了杜·克卡奥将军。

三个代表和若干魔法学徒穿着长款法袍带着黑帽子齐刷刷地来到了诺克萨斯外交部的会晤大厅。这一次的会晤通过魔法网络将传播到瓦罗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见到墨菲特这个庞然大物时,杜·克卡奥将军竟然感到了畏惧。他朝自己的下属泰隆望了一眼,想从泰隆的表情上证明他内心的猜测。果然,泰隆的神色也有一丝慌张。两个杀手都从这个来自符文之地以外的生物身上感觉到了隐隐的克制。这样的庞然大物,只能让他们联想到战争机器塞恩。

这时,诺克萨斯的士兵注意到了一个扎眼的东西。那是一个矮小的缠满了亚麻绷带的生物,更奇怪的是他的眼角一直挂着泪水。同时,绷带缠绕着的矮小的身体里逐渐透出浩瀚远古的魔法力量。(阿木木)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杜·克卡奥看着面前两个奇怪的生物,再想到达克威尔瞧不起联盟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笑。

不过这些依旧不能让杜·克卡奥放弃示威战争学院的命令,毕竟诺克萨斯军备力量毋庸置疑的强大,直到第三位代表露出她的真容。

本来这样一位正常的女子在她模样突兀的伙伴的陪伴下实在是不受人关注。她手里轻巧地拈着一把直刀。女子抬起了直刀,直刀熠熠生辉,映得女子俏脸通红。(凯尔)

直刀被抬起的那刻,来自祖安的斯坦里克教授只是瞥了一眼,就忍不住歇斯底里地吼出了声。杜·克卡奥觉得这举动太冒失了,正要发作,不过他马上注意到,所有的炼金术士和魔法师无论来自祖安还是诺克萨斯都面露惊容,被震撼在了原地。

“将…将军…”斯坦里克教授吞吞吐吐地说道,“那…那柄剑,至少…咳咳…十…十万年的历史了。”

这是联盟成立以来,第一次参与世界级的纠纷。这时,人们才见识到联盟的力量,联盟的底蕴显然远超出各城邦的议员和领导者的想象。英雄联盟到现在,真正意义上拥有了影响整个瓦罗兰格局的力量。

战争在联盟的介入下很快被调停了。联盟要求双方高层亲自到战争学院签订停战协议。艾欧尼亚对此自然毫无异议,而诺克萨斯竟然也一声不吭地接受了。

翌日,艾欧尼亚的最高指挥官蒂彼洛波和诺克萨斯泣血部队将领杜·克卡奥几乎同时到达了战争学院,会议如期召开。经过两个上午的激烈争吵,艾欧尼亚被迫签订了不平等的停战协议,南部三个最富饶的省划给了诺克萨斯。卡尔玛知道这消息后,立即动身前往战争学院,和蒂彼洛波发生了激烈地争吵。

“蒂彼洛波,你究竟怎么想的?仅仅为了保住你的指挥官头衔吗?!”

“卡尔玛!我的手也是沾满了诺克萨斯杂碎的鲜血!”蒂彼洛波像狮子一般吼道。卡尔玛到嘴边的话噎了回去。

看到卡尔玛冷静了许多,蒂彼洛波情绪也缓和了下来,继续说道:“卡尔玛,你要明白。那只是诺克萨斯的泣血部队。他们手里还有整整一个雷瑟守备军团!”说到这儿,蒂彼洛波的喉咙里再也蹦不出一个字出来,他只是脸色复杂地望着卡尔玛。

卡尔玛彻底冷静了下来。她说道:“我去找联盟的人谈谈。”说完,也不等蒂彼洛波回应,转身就走了。她并不想从蒂彼洛波嘴里听到类似“联盟也爱莫能助”这样的话。

联盟负责此事的议员海文·拉里瓦什颇为热情地接待了卡尔玛。卡尔玛一进他的办公室,他就示意卡尔玛快坐下,让助手给卡尔玛送来了擦汗的湿巾和温热的茶水。

卡尔玛道了谢,说明了来意,海文·拉里瓦什神情诚恳地听着卡尔玛的讲述,还不断地沉吟着,偶尔随着卡尔玛的讲述做出一些痛苦的表情。听完了之后,海文.拉里瓦什喝了一口茶,才缓缓说道:“我也是无能为力呀。毕竟…你们的最高指挥官已经签字啦…我建议你可以去找一找杜·克卡奥将军,将军他也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啊。”

卡尔玛像石化了般呆坐在那儿,她全然没想到还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这样的结果。正义?好一个冠冕堂皇之词。卡尔玛心如死灰,站起来说了些告辞的客套话。

这时,海文·拉里瓦什再一次叫住了她。“别忘了对纳什男爵的讨伐。”

“那是什么?”卡尔玛前脚都踏出了门,又转身问道。

“蒂彼洛波将军没告诉你吗?他也签了字的。”海文·拉里瓦什笑了笑。

卡尔玛走出门后,长叹了口气,她总算能理解蒂彼洛波那复杂的神色下潜伏着多么大的危机,又蕴藏了多么大的勇气。

就这样,艾欧尼亚南三省沦为诺克萨斯的领土,而那里的艾欧尼亚人民都沦为了二等公民,饱受苦难。艾欧尼亚战争里涌出的一些英雄陆续来到战争学院,加入英雄联盟。一部分是自愿,一部分是卡尔玛的指示。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为自己的故乡而战。当蒂彼洛波询问卡尔玛的意图时,卡尔玛说道:“除了提高联盟的正义影响力,我们别无选择。”艾瑞莉娅当时也在场,她说得更为直接:“联盟想下一盘大棋,我们就陪他下!”

1、英雄联盟杜卡奥是英雄联盟中的卡特琳娜和卡西奥佩娅的父亲,曾打败并收留了男刀锋泰隆,杜卡奥将军曾经是诺克萨斯最高领导人之一,曾经掌管诺克萨斯的军队,其也是刀锋之影泰隆的师傅,不过后来不知为何突然失踪。

2、不祥之刃卡特琳娜是诺克萨斯的一名杰出的女刺客,诺克萨斯将军杜卡奥的女儿,也是魔蛇之拥卡西奥佩娅的姐姐。

3、卡特琳娜生于诺克萨斯的权贵之家,从小就接受匕首的训练。那位火爆任性的小姑娘已经长大,美丽而致命。对家族的责任和忠诚缓和了火爆的性格。事实早已证明,在自我与责任之间出现分歧时,卡特琳娜火爆的激情就会变成一把双刃剑,伤人伤己。

4、作为诺克萨斯将军杜卡奥的女儿,卡特琳娜生性自由奔放,年幼的卡特琳娜在各方面都得到了最好的照顾。在战斗中,她发现自己被刀刃所吸引,而她的天赋也展现出来。卡特琳娜在诺克萨斯军队里接受成为最致命刺客的训练,让整个家族都为之骄傲。

背景故事诺克萨斯地底通道的黑暗,尖刀上令人安然的光芒,这就是泰隆最早的记忆。他不知何为家庭,何为温暖,何为善良。听着他所偷金币的叮当声,靠着一堵可以让他倚靠的墙,这就是他所期望的归属。凭借他的机智与娴熟的偷窃技巧,泰隆在弱肉强食的诺克萨斯地下世界艰难地维系着生活。他真正的名声则来自他用刀的高超技巧。许多组织都派刺客胁迫他:要么加入他们,要么死。泰隆则用他的行动作出回应,人们要么在街边的阴暗角落发现这些杀手的尸体,要么在诺克萨斯的壕沟中。多年混迹底层的生活使泰隆明白,做事最好不要浪费——他收缴掉那些试图刺杀他的失败者的武器,并渐渐收集起来,武器存量数不胜数。针对泰隆的刺杀行动变得越发的危险,直到一名同样持刀的刺客与他进行了一场真正的较量。让泰隆震惊的是,他的武器居然被缴去。眼看着刺客的最后一刀就要落下,他却表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此人竟是Du Couteau将军(卡特琳娜与卡西奥佩娅的父亲)。将军可以给他诺克萨斯高阶军官特使所具有的生活,而他所要的,则是泰隆的效忠。泰隆接受了这个条件,但他只为Du Couteau服务,因为他只接受他比他强大的人所下放的命令。泰隆依旧行走在黑暗之中,执行Du Couteau的刺杀命令,直到有一天将军失踪。泰隆的怀疑带领他走向了战争学院的大门,加入了战争学院,寻找对将军失踪事件负责的组织。“你只能在DuCouteau家族看到瓦罗然大陆上最致命的三名用刀高手:我的父亲,我,泰隆。”——卡特琳娜,不详之刃

好了,文章到此结束,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